剛看完整本書的時候,其實有點惆悵

有太多會讓人思考創作這條路及留學這條路的段落

然後也開始久違的抄寫佳句在筆記本上.

 

我們在謎中徬徨尋找急著遇見未知,

所以人生才有了故事.

 

兩個時空不約而同的笑,如果後來都能轉化為關懷,

也許我的記得和畫就有了意義.

 

影像經過時間,自動將不需要的都抽離了,

只剩下銘記的印象.

 

其中有一段 讓我想起前陣子的我也是這樣

 

我是兩個我,

一個是不明所以看著虛弱的我,

一個則是好端端清醒的我,

"你是真的病了嗎?"

我問我.

 

一段文字如果能夠觸動人心,引起相同的共鳴,

那就真的是一段相當了不起的寫作了.

 

再來是同為創作路上的一段冥想:

 

堅持是什麼滋味呢?

信念是怎樣的信心呢?

沒有信念創作,

應該就無所謂堅持;

沒有堅持,應該就無所謂方向;

沒有方向,就沒風格.

 

畢業後,我們都還是一樣是那個拎著畫袋,

迷失在大環境裡的尋夢人吧.

 

在創作這條路上,每次在做設計發想時總是處處碰撞

今天撞見了靈感沒?還是只能在空白的畫紙上磕頭

每次當自己又畫出一樣的設計時

就會覺得自己好像又在躊躇不前,卡在一個尷尬的地位

 

創作的原點究竟該是哪裡的問題,我想,應該就是看看哪裡放最多心就是那裡.

 

看到這句話時突然又覺得有那麼一點豁然開朗

 

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這兩年

李瑾倫想要找的是能在大海裡悠游汪洋的指北針

所以她走出了自己的圈圈之外 去看了外面的世界

 

那麼,現在在台南剩不到兩年的我

能在做些什麼呢?

創作者介紹

Fearless 無懼

雲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